轻谈 | 《健忘村》:一部被遗忘的佳作


《健忘村》,2017年贺岁档影片,舒淇、王千源、张孝全、杨祐宁主演。

该片的故事发生在清末民初一个世外桃源般的村落里——裕旺村。村里的村民贫穷又祥和的生活着,但这种宁静突然被三件事情打破:县城里的富豪石员外觊觎村中龙脉联合土匪屠村、村民朱大饼离奇中毒身亡、“天虹真人”田贵手持神秘宝器“忘忧”进村。三线并进,中毒案的真相慢慢浮出水面,但因为“忘忧”可以洗去人的记忆,控制人格,让裕旺村慢慢变成了“欲望村”,之后又变成了“健忘村”。这期间引发出的一系列故事荒诞爆笑,实际却阴谋不断……

看完先导片,加上淇与千源(《钢的琴》男主)的组合,影片本身还是蛮让人期待的,也确实台湾勇夺春节档华语片票房冠军。但在内地,春节档(除夕到大年初六)7天累计超过33亿的票房容量中,它却只占了1500多万,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在豆瓣上的评分也只有6.7分。 


票房差、评分低

总结的原因有两点:


一是题材不适合在春节档上映。虽然官方对题材的定义为喜剧,但其实不然。与上映时其他贺岁影片如《西游伏妖篇》、《功夫瑜伽》、《大闹天竺》,此类追求表面欢乐喜闹或视觉盛宴相比,《健忘村》的基调更加偏于黑色幽默,旨在引出暗喻,让人看时“不轻松也不娱乐,身心的释放感不足”,更有网友评价“两个村民因为嘲笑邮差骑自行车就被杀了,所以观影过程中我一次都没笑过,毕竟保命要紧”。因此,该片不适合春节档合家欢的观影气氛。

二是导演的自身原因。首先,台湾导演陈玉勋对于大陆观众是陌生的,比起周星驰、成龙、韩寒,影响力明显不够;其次,陈导曾有过敏感的政治活动,本身遭到很多网民的抵制,所以他的电影在内地很少被关注。另外,原定于出品的万达影业因此放弃了该片在大陆的发行权,间接导致影院上线的排片率低,甚至出现很多地区影院零排片的现象。(本人也是无意间在视频网站上观看此片,而后才知晓该事件,本文只讨论影片,不谈论其他。)


回到影片:欣赏的两个角度

01

村长的更换,同样的结局

▣  裕旺村的第一任村长是丁村长

他为人自私、蛮横无理,又追求富贵。在得知火车要经过村子,并且能带来财富后,自行决定要建造车站。当村里守旧的老秀才提出反对时,他更是直言要拆了老秀才的学堂。但是,他的专横只是纯粹在嘴上,比如他为了造车站,忽悠村民捐款,村民一哄而散,他也就不了了之。

此时的裕旺村又是“欲望村”,充满着人的七情六欲,有人贪财、有人偷情、有人吝啬、有人刻板;此时的村长,在一定程度上也体现着民主,他无理但允许不一样的声音存在,他专横但不强权。

▣  裕旺村的第二任村长是装神弄鬼的道士田贵。

他表面上帮助丁村长消除村民的记忆,从而达到村长要造火车站的目的,实际上是设圈套,让包括丁村长在内的所有村民都听他控制,帮他挖宝。和丁村长比,田贵的目的性更加明确,计划更加长远,头脑也更加聪明。当村民都做了他操控下的“提线木偶”外,他还知道享受,就是让村花秋蓉做自己的老婆。

这时候的裕旺村就是“健忘村”,村民完全无知化、天真化,甚至连名字都用代号“甲乙丙丁”和“一花二花三花”来替代。他们见到田贵就歪着头托着腮说“村长好”,每天聚在一起手舞足蹈地合唱歌颂田贵的搞笑歌谣《没用田贵就没用幸福生活》;他们没有了自己的任何私欲,没有爱情、没有家庭、没有物质,除了每日替田贵挖宝,就别无他事。

▣  裕旺村的第三任村长是村花秋蓉。

秋容是以带着脚铐,脏兮兮的形象出场的,之后观众都觉得她只是一个美丽善良又楚楚可怜的女人,何况最后就是她解放了被田贵操控的村民,但是,她真的“救赎”了他们吗?

看到影片最后,我们才知道田贵要找的宝贝就是“回魂”——即找回被丢失记忆的方法,原来田贵也是“被忘忧”的人,他来村子的目的就是想知道“我是谁”,以及“我脑海中的女人是谁”两个问题。但是他找到“回魂”后,还没有来得及找回记忆就遇上了土匪屠村。消灭土匪后,他又遭到被秋蓉鼓舞的村民们的捆绑。在秋容面前,田贵招了所有事情,并请求秋蓉帮他回魂,让他找回答案。可惜,田贵等来的只有秋蓉的一句“你想太多了”。结尾,秋蓉以第一人称的口吻交代了她给村民回魂,只是稍有私心的抹除了村民记忆中她和大饼和田贵的往事。但事实上,村民的胸前还是挂着印有代号的布条,只是布条变成了“不痛不痒不远不重要”,看到秋容,村民还是愚蠢的拖着下巴说“村长好”……

再来回顾下秋蓉的其他几个细节:

1.为了掩盖自己和一任丈夫朱大饼不堪的往事(实际上是丁村长为了几头猪卖给大饼的),狠心对大饼见死不救,甚至看着他毒发身亡。

2.发现村民的异常后,瞒着二任丈夫田贵偷偷打开宝器“无忧”追寻真相。知道真相后,果断放飞土匪绑着“行动”纸条的鸽子,并义无反顾拉上年少时的情人丁远逃离村子。半路遇上土匪后,又机智的带着丁远躲进土坑。

4.帮助大家“回魂”后,被推举成新一任村长,并让丁远成了自己的第三任丈夫、让丁村长成了只会咩咩叫的“看门羊”、让田贵成了一咬饼就会左右摇摆的“玩偶”,让土匪成了唱free-style的雕像。另外,给村民统一了素色的服装,每日安排玩过家家的游戏……

她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;相反,她比村里任何一个男人都要勇敢的知道自己想干什么,更可怕的是她比丁村长和田贵更邪恶。田贵尚且保存了藏有大家记忆的“蛹”,而秋蓉吸取了田贵失败的教训,把每日的“蛹”都销毁,不给任何人留任何后路。

最后,秋蓉终于也成了一个“操控者”:

用圣母般的温暖,创造了一个冷酷无情的童话世界。

02

影片的表现手法


▣  愉快的音乐,掩盖凶残的本性

土匪老大“一片云之乌云”以邮差的形象第一次出场时,哼着轻快又洗脑的“deng deng deng……"的调子,给人悠闲、憨厚的印象;

第二次出场,石员外揭露了她的真实身份,并派她屠村,哼着“deng deng deng……"的音乐跌跌撞撞的学骑自行车,还是给人蠢萌、喜感的印象;

第三次出场,胖胖的乌云依旧没有学会骑车,但当她被两个健壮的男人嘲笑后,她转头抽出长刀就砍了他们,血流一地,然后继续哼着“deng deng deng……"的音乐骑车而去,这时候给人了惊恐、难以置信的印象;

第四次出场,是她用双脚夹着自行车和一大袋的信封徒手爬“一根绳子”过江,狭路相逢一个恶人后,二话不说直接拿出长刀砍了对方双手然后还是哼着“deng deng deng……"的调子继续前行,这下恐怕不得不承认她是土匪老大的事实,并且领略到这调子背后无所谓的凶残和细思恐极的瘆人。

第五次出场,是在裕旺村村外等待时机屠村。这时候没有再响起“deng deng deng……",替代的是更气势磅礴的音乐,同时镜头切到唯美的画面,这种对比差除了体现他们要大干一场、志在必得的决心和杀气外,又给土匪增加了戏剧性的美感。

除了土匪老大“乌云”的背景音乐外, 小土匪们的B-Box也很有意思,可能你会觉得他们一事无成,傻里傻气,但他们屠村时就是一个个变态狂魔,杀人时洋溢着发自内心的愉悦笑容让人恐惧。

《健忘村》确实可以是一部喜剧,只是所有喜剧的部分是为了缓和实际的凶残而存在,偏偏就是因为喜剧,让这部电影回想起来更加毛骨悚然。

▣  愉快的口吻,叙述无情的愿望

她在思念丁远的信中写道:

她在结局用愉快并且带有撒娇的口吻说道:

起义了又如何?“忘忧”落到好人手里或者坏人手里又如何?无论新任的村长出于什么目的,被戏弄的永远是无知的村民罢了。


类似影片推荐

《让子弹飞》

《驴得水》

《钢的琴》



看完影片的你

愿意做一头快乐的猪还是痛苦的苏格拉底?


文/编辑  花生米

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

评论 抢沙发

表情